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文化视点

传承亮色与传播关切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布时间: 2018-02-12 10:34:22 撰稿人:吴文科 浏览次数:1144

分享:



   

中国曲艺在2017年的发展,情况较为复杂。观察角度不同,面貌各有所别。比如作为艺术本体的创演状况和事业发展的总体态势,仍然处于爬坡中和调整期。一方面,随着近年文艺要跨越“高原”追求“高峰”目标的进一步明确,创作表演迁就市场的娱乐化风气和低俗化倾向基本得到遏制,关注现实、打造精品、服务人民的担当意识有所增强,也出现了一些优秀的新人和较好的节目。这从文化部和福建省人民政府2017年11月在福建晋江联合主办的“全国曲艺、木偶剧、皮影戏优秀剧(节)目展演”和中国曲协9月在北京举办的以“说唱中国梦,喜迎十九大”为主题的“全国优秀曲艺节目展演”等活动所展示的一些节目中即可看出。但放在更大的整体范围和更高的衡量标准去看,则未推出足以匹配伟大时代且业界公认即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精品力作;另一方面,由于高层次曲艺教育的严重缺失,致使专业人才极度匮乏的堪忧现象,依然成为继续困扰曲艺发展而无法有效破解的一大瓶颈。业界在刚刚过去的一年中,依靠不同条件支持,从各自角度出发,举办了一些专业性的培训活动。但在短时期之内,难以补齐人才奇缺的短板。再加上许多创演团体市场化生存的客观困难和一些人艺术观把握的不很精准,以及由此带来的许多专业主流曲艺院团纷纷排演大戏而较少专注于本身艺术创演的经营偏向与实际尴尬,更使曲艺的当下发展普遍存在着“改行性”经营、“创伤性”创新和“革命性”革新的现象。放弃自身而缺乏坚守,疏于钻研而盲目发展,成为一种挥之不去的忧患。
  回望过去一年的曲艺发展,也有诸多亮色和相应关切值得仔细回溯和认真总结。其中比较重要的方面,就是对艺术传承的推进和对外传播的关切。
  比如,很长时期以来,举凡曲艺的活动,包括各种比赛和展演,均以短篇节目及其拼盘式展现为主,致使人们乃至业界对于中篇尤其是长篇曲艺节目的关注和关切非常不够。甚至以为曲艺不只艺术的形式面貌比较简便,节目的篇幅形态也自然简短。这种“短篇化”乃至“碎片化”的创演经营格局以及观念认知偏误,不仅严重扭曲着曲艺健康发展的路径,而且十分不利于曲艺的全面正常繁荣。殊不知,不但整个“说书”类曲艺包括徒口讲说表演的“大书”、说唱相间表演的“小书”和似说似唱表演的“快书”,均以连回演出的长篇节目作为主体根本的成果样态,而且在历史上孕育形成了《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古典文学经典及其“章回”小说体裁。包括被誉为“中国少数民族三大英雄史诗”的藏族《格萨尔王传》、蒙古族《江格尔》和柯尔克孜族《玛纳斯》,也分别属于这三个民族的曲艺品种“岭仲”“陶力”和“柯尔克孜达斯坦”的传统经典曲本。就连北京相声的节目形态,也不只有今天常见的对口表演的短篇,历史上还有俗称“八大棍儿”即单口表演的连回中篇乃至长篇。只不过,现今几乎没人继承并能创作和表演此类形态的节目罢了。
  正是为了在发展理念上拨乱反正,在创演实践上加以推动,在艺术传承上切实导引,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曲艺(保护)研究室与中国说唱文艺学会和浙江省文化厅2017年5月在杭州联合举办了旨在“探讨曲艺传承发展之道,激发曲艺创作表演活力”的首届“中国浙江·全国曲艺传承发展论坛及观摩交流展演”活动。鉴于以长篇和说表为基本节目形态及艺术表演范式的曲艺“大书”(评书评话)在当下极少受到关注,许多急功近利的短平快式创演,使曲艺发展存在碎片化的偏向,而蕴含着丰富文学内涵与高超语言魅力并具有激浊扬清和惩恶扬善艺术功能与美学传统的曲艺“大书”对于当今时代又具有特别的价值,为此,具体的主题确定为“中国浙江(杭州)·全国曲艺大书(评书评话)传承发展论坛及观摩交流展演”。共有来自北京、上海、天津、重庆、辽宁、吉林、江苏、浙江、湖北、福建等全国10个省市区的近50位专家学者和艺术家出席了论坛活动,涵盖北京评书、四川评书、湖北评书、苏州评话、扬州评话、杭州评话、绍兴评话、宁波评话、福州评话、闽南讲古10个曲种以及刘兰芳、田连元、何祚欢、李自新、陈景声等老中青三代的26位艺术家,携其拿手节目参加了这次以“观摩和研讨并举,学术与艺术互动”为特色、以“名家示范”“传承中坚”“新秀展示”和“浙江新人”相区隔的全部4个专场的演出。而且,为尊重艺术规律并兼顾交流需要,每个节目的时长控制在20分钟至25钟之间,既避免了因单纯压缩时间而将“说书”逼成“讲故事”的偏颇,也通过给艺术展示以足够容量的时间,强化曲艺大书的创演导向。庶几成为25年来曲艺“大书”界第一次曲种较全又规模空前的大检阅、大交流与大研讨。价值与意义由此不言而喻。
  如果说,类似大型活动的举办,对长篇曲艺节目的创演及其价值宣示,是一种面广且动静大的有力激扬,则四川成都以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程永玲为首的团队对于四川清音“八大调”的抢救性发掘恢复和活态性传承保存,则是另一种看似波澜不惊实属静水深流因而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曲艺传承突破!因为,包括“勾、马、寄、荡、背、月、皮、簧”在内的四川清音传统“大调”唱腔,尽管被业界和学者广为宣传,但其唱腔曲调到底怎样又如何演唱,半个多世纪以来,几乎无人详细知晓并且可以具体呈现,事实上濒临失传。年逾七旬又身患重病的程永玲为此带领任平等徒弟竭尽全力、耗时3年,终于在2017年由她本人全部恢复演唱了由这些唱腔曲调分别构成的8个传统节目,并录制成CD碟片加以数字化保存。这实在是一项功在当今、利在千秋的了不起工作。值得可喜可贺!
  2017年度活态传承曲艺传统的又一个重要活动,是9月在北京举办的“宣南书馆”开办经营10周年庆典活动。这个事件之所以值得重视和记取,不只由于它是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北京评书在其发源地传承保护的重要成果,更由于它所传载并体现的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活态化传承和完整性保护的正确理念与实践精神。由连丽如领衔的团队10年来在此书馆坐场演出共500多场、接待听众超过10万人次,从而成为京城北京评书原汁原味表演欣赏的唯一去处。其通过驻场演出磨砺队伍而“活态”传承北京评书的切实作用,怎么估价也不为过。
  除了曲艺传承的上述亮色,曲艺传播在本年度的发展,也从观念到实践有诸多的亮色而值得人们关切。除了许多城市民营小剧场的相声表演继续趋向活跃,类似江苏省扬州市曲艺研究所(曲艺团)8月份跨省远赴甘肃和青海进行“文化走亲”式交流展演的传播活动,以及11月份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沿线省份‘北京—四川’曲艺家交流演出活动”等,也为地域特色浓郁的曲艺之交流与传播,注入了新的内涵。而且曲艺的对外交流日益活跃,诸如依托法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持续举办了10届的“巴黎中国曲艺节”进入10周年的时间节点,业界、媒体和学界对于曲艺的对外交流及更深意义的传播工作,也给予了深切的关注。特别是《中国文化报》8月26日组织举办的“艺海问道”文化论坛活动及其9月4日刊出的专版综述文章《中国曲艺走出去的实践、经验和前瞻》等,对中国曲艺在新时期以来近40年间的“走出去”传播实践,给予了特别的关注和思索。其中,有关“中国曲艺走出去,首先要明确其本质属性的定位应该是艺术的审美,要理直气壮地把内容放在首位,让中国优秀的文化艺术展现在世界平台上”;既“能充分代表中华民族文化身份”,又要“以国际化思维讲好‘中国故事’”;为此而要“做好走出去的规划与组织,完善走出去的理念与架构,丰富走出去的形式与内容,加强走出去的管理与经营,提升走出去的水平与效能”等论述和观点,通过对既往实践的梳理总结和反思探讨,提出了有益的看法。对于促进中国曲艺在新时代的对外交流和深度传播,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价值和启示意义。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