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经验荟萃

创新文保体制 强化依法文保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布时间: 2017-11-03 08:53:25 撰稿人:李佳霖 浏览次数:186

分享: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这将成为各级文物部门和文物系统干部职工的行动指南。日前公布的《国务院关于修改部分行政法规的决定》对15部行政法规的部分条款予以修改,其中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和《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中的部分条款,这意味着,伴随管理体制完善,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进入新时代。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这将成为各级文物部门和文物系统干部职工的行动指南。日前公布的《国务院关于修改部分行政法规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对15部行政法规的部分条款予以修改,其中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实施条例》)和《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以下简称《保护条例》)中的部分条款,这意味着,在新的历史时期,政府将继续深化改革、完善管理体制,文化遗产保护也将更加科学合理。
  转变政府职能,深化简政放权 集约发挥文化行政效能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转变政府职能,深化简政放权,创新监管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此次行政法规部分条款的修改,充分体现十九大精神。关于条款修改的目的,国务院的文件有明确说法,是为了依法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更大程度激发市场、社会的创造活力。“就是该管的管,该放的放。该管的管严,该放的放开。”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教授级高级规划师赵中枢说。
  《实施条例》原第三十二条规定:修复、复制、拓印馆藏一级文物的,应当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后报国务院文物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决定》删去《实施条例》第三十二条中的“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后”。
  “少了一道审批程序,有助于行政资源的集约使用,更重要的是,国家文物部门直接抓馆藏一级文物的修复、复制、拓印,表明对历史文物的敬畏之心更强了。”南京大学公共事务与政策研究所执行所长姚远说。同时姚远希望,具体到实施过程中,需要清晰权责关系,切实提高行政效能。
  深化依法治国实践文化遗产保护将更加严格
  “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必须坚持厉行法治,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在十九大坚持全面依法治国,深化依法治国实践的导向下,文化领域的改革步伐逐渐加快。在此次《决定》中,简化办事流程,提升法律执行力,“以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的倾向日渐清晰。
  《保护条例》原第二十五条规定:在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范围内进行改变园林绿地、河湖水系等自然状态的活动,在核心保护范围内进行影视摄制、举办大型群众性活动,其他影响传统格局、历史风貌或者历史建筑的活动,应当保护其传统格局、历史风貌和历史建筑;制订保护方案,经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会同同级文物主管部门批准,并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相关手续。《决定》删去《保护条例》第二十五条中的“经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会同同级文物主管部门批准”。
  “以后在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范围内进行相关活动,或制订相关保护方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等相关法律,以及国务院下发的与名城、名镇、名村相关的法规文件办理手续即可。”赵中枢说,这意味着,在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范围内进行相关活动时,其传统格局、历史风貌和历史建筑的保护会更加受到关注,而其保护方案的制订也会更加科学和接地气。“‘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从保护管理方面来看,今后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的保护管理将更加严格,同时方便执行。”赵中枢说。
  加大协调执法力度 凸显历史建筑保护重要性
  《保护条例》原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未经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会同同级文物主管部门批准,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恢复原状或者采取其他补救措施;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其中的适用行为有五项,分别为:改变园林绿地、河湖水系等自然状态的;进行影视摄制、举办大型群众性活动的;拆除历史建筑以外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的;对历史建筑进行外部修缮装饰、添加设施以及改变历史建筑的结构或者使用性质的;其他影响传统格局、历史风貌或者历史建筑的。《决定》删去第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第五项。
  《决定》修改之后,《保护条例》第四十三条第一款留下的两项都是关于历史建筑的,历史建筑保护的重要性进一步显现。“与原来的第二十五条对照,除了审批程序有变化外,其内容并没有变动,也就说明《保护条例》中保护对象、保护内容和保护要求并没有发生改变。而且修改后的第二十五条和第四十三条内容不是一一对照的关系,而是互相补充的。”赵中枢说。
  “如此,在《保护条例》的实施过程中,各级政府对当地文化遗产保护管理的责任更重了,政府相关部门协调执法的力度也更大了。”赵中枢说。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十九大之后,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的保护工作肯定会有更好的工作局面。”赵中枢表示。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