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文化视点

现实题材戏曲剧目要攀登新高度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布时间: 2018-08-08 08:50:45 撰稿人:傅 谨 浏览次数:306

分享:



   

现实题材戏曲剧目创作是当代戏曲发展的重要话题。近年来出现的多部思想性和艺术性兼具的优秀现代戏作品,为改革开放以来的戏曲创作提出了新的要求,有力推动了戏曲事业的发展,而且正在逐渐改变戏曲领域古装戏和现代戏的剧目质量严重不相称的现象。
  现实题材戏曲新剧目创作需要努力继承中华民族戏剧的美学传统,要有对戏曲传统的价值与魅力深刻的情感与文化认同,已经在戏曲界逐渐形成共识。戏曲的传统经典包含了戏曲最重要和最有效的舞台手段,是戏曲化的叙事、音乐和表演的重要宝库,戏曲现代戏创作的成就离不开对戏曲传统的有效传承,背后是民族优秀传统的继承和化用,这也是毋庸置疑的道理。只有努力按戏曲化的原则创作演出,现实题材戏曲新剧目才有可能为观众所接受并得到观众喜爱,才有持续的美学价值,才能确保新时代的现代戏在戏曲史上拥有一席之地。
  现实题材戏曲创作要有新高度,关键是要继续解放思想,要让戏曲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思想界的进步相适应。戏曲究竟不只是身体技艺的展示,还需要通过故事与人物感化人心,那些永恒的经典作品更有超越时代的深刻思想内涵。因此,戏曲现代戏只关注舞台技巧领域的继承与创造是远远不够的,堪称高峰的作品更需要戏曲艺术家对历史的洞察和真理的揭示,以及触摸人性的深度和人文情怀。豫剧《焦裕禄》、京剧《浴火黎明》等现代戏作品都是深具启发性的典范,前者并不满足于在舞台上复述主人公带领群众治沙和顽强抵抗病魔这些事迹,作品将这位家喻户晓的模范县委书记放在共和国历史上最困难的时期,塑造了一位不顾个人沉浮而始终将人民利益放在首位的有思考、有担当的干部楷模,为这个老题材倾注了新的内涵,还启发了芗剧《谷文昌》等一批新的戏曲现代戏作品;后者首次把重庆地区中共地下党中被捕后一度动摇的人物置于戏剧主人公的位置,通过范文华这个戏剧人物的转变强化了人性的复杂和地下斗争的艰难,在承认人有“七情六欲”的基础上去张扬正确的人生道路与选择,让革命历史题材戏剧作品的人物塑造闪耀出更富人性色彩的光芒,从而与众多《红岩》题材作品相比独具一格。秦腔《西京故事》和湘剧《月亮粑粑》都把目光投向教育领域,前者揭示了大学里贫困学生的境遇以及他们所经受的巨大精神压力,后者更直面当代贫困山区代课老师的无私奉献与菲薄待遇之间强烈的反差,两部作品都通过感人至深的舞台呈现,让观众受到极大的情感冲击,借此引导人们对教育现状的深度关切。这些优秀的现代戏作品无疑体现了戏曲界对历史与现实的新思考,它们在努力让现代戏走出“假大空”的阴影方面,都具有突出的思想贡献。它们还都是让戏曲现代戏走出“样板戏”模式的典范,为新时代戏曲现代戏创作必须面对并解决的这一艺术关隘,提交了合格的答卷,因而具备了更丰富的思想意义。
  在戏曲的漫长历史上,现实题材与历史题材相得益彰,共同构成了戏曲的丰厚积淀。当下戏曲领域的发展仍然如此,现代戏的创作本身并不是目的,只有通过大量演出,让尽可能多的观众分享优秀的现代戏作品,现实题材戏曲新剧目的创作才能真正实现其文化艺术价值;戏曲艺术的创作不只是从剧本到排练的过程,还需要在舞台上最终完成精品的打造。现代戏作品只有在舞台上反复打磨,通过演出过程中与观众不断互动才有可能臻于完善,因此,优秀的现实题材戏剧新剧目的成功创作,必须切实解决现代戏的市场反响不尽如人意的现象。我们欣喜地看到,近年来戏曲演出市场出现了明显的复苏现象,但是客观地看,有票房价值的戏曲剧目绝大多数仍然是传统经典。在实践中,优秀的现代戏作品的剧场演出效果往往十分强烈,说明观众只要进了剧场完全可能被现代戏征服;当年的评剧《杨三姐告状》、豫剧《朝阳沟》都是典型的现实题材剧目,却丝毫不妨碍它们成为本剧种最具影响力的经典,持久不衰地受到观众喜爱;即使注目当下,影视行业也有大量深受观众喜爱的现实题材新作,说明优秀的现实题材作品完全有可能为市场认可。所以,某些现代戏在演出市场中遭遇的窘迫并没有什么必然性,而如果在剧场里,仍然只有传统经典剧目可以卖座,如果在优秀现代戏演出中观众的感动与掌声不能转化为票房佳绩,那就说明,我们还没有建立起亿万观众对现代戏发自内心的认同。如果现实题材新剧目只能依赖政府的高额演出补贴,用违反市场规律的超低票价甚至赠票、组织观众的方法,勉强把剧场塞满,或许可以完成演出场次的要求,却只不过是饮鸩止渴;越是依赖补贴,观众对现代戏的艺术和欣赏价值的期待值越低,现代戏演出就越难有正常的市场空间。现实题材戏曲新剧目的市场营销确实面临许多困难,在戏曲界内部,新创作的现代戏没有传统经典累积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声誉为支撑,面对现代社会的需求和演出市场上多种演艺形式间的激烈竞争,现代戏传播手段的劣势更为明显。演出市场上的有效营销,无疑已成为现代戏成败的关键性指标,长期以来,政府和剧团缺乏现代戏作品营销的信心和经验,而以剧场演出为主要形态的戏曲剧目,如果仍然停留于口碑式传播的原始层次或行政命令强迫式的推广,那么现代戏的市场境遇就不会有根本性的逆转。持续推出优秀的戏曲现代戏,用作品本身的魅力改变市场对现代戏的偏见与歧视,当然是根本之道,但是拓宽传播渠道,改进传播方式,为现代戏佳作建立有效的市场营销模式,同样是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
  优秀的戏曲作品应该是艺术性与思想性俱佳的上乘之作,但思想性不是宣教。现代戏创作领域依然可见程度不同的,甚至有害的行政干预,某些地区的领导对文艺创作的规律和戏曲的高度专业性没有深切体认和深刻理解,对艺术家的创造性劳动缺乏起码的尊重,却喜欢对具体创作过程横加干预,指手画脚,甚至直接动手修改剧本,还美其名曰“重视”。各种拍脑袋式的决策和朝令夕改的指示,更让戏剧艺术家无所适从,不期然就成了戏曲现代戏走向高峰的绊脚石和拦路虎。某些现实题材戏曲新剧目创作曾经深陷“工具论”的泥淖,要求现代戏简单化和表面化地为政策做图解、宣扬所在地方领导的政绩和特定行业英雄劳模的创作,或能满足政治正确的要求,却不可能有其思考与深度。现代戏创作的题材选择还不够丰富多元,而缺乏真正的思想内涵,就只能生产出低水平作品,它们的泛滥也败坏了现代戏的声誉。现实题材戏曲新剧目的创作不能仅满足于政治正确,思想和艺术的新高度,正等着戏曲艺术家们攀登。
  (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