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旅要闻 > 文旅要闻> 文旅要闻

走进非遗 | 东北大鼓(简板)传承人刘桂英的“传奇”与“传承”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0-10 10:18:22 撰稿人: 浏览次数:943

分享:



   

      传承非遗文化,走进非遗人背后的故事......文旅龙江特别策划——龙江非遗人

      本期嘉宾:刘桂英

11.jpg      刘桂英,艺名“刘孝荣”,东北大鼓(简板)省级代表性传承人,1960年生于大庆市肇源县。从艺40余年间,凭借一身绝技,从“三肇”始,进吉林、过辽宁,年轻时即红遍东三省,直把东北大鼓唱进天津、河北,演出万余场,得锦旗百余面,获刘兰芳、单田芳赞赏,她痴迷于东北大鼓,坚守于东北大鼓,说唱了一代鼓书艺人的传奇人生。(注:三肇指黑龙江省的肇东、肇源、肇州三县。)

东北北派简版大鼓

东北北派简板大鼓由“简板”“大鼓”“大三弦”与说、唱、念、做、诗、词、歌、赋组成,是内容丰富完整的鼓词体系。主要流传于我国东北的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在松花江岸以北地区,以大庆肇源为活动中心,称为江北梅家门。

东北北派简板大鼓一般以演唱长篇为主,内容大部分是忠臣孝子、历史故事。唱腔为板腔体,表演时由演唱者自唱自司鼓,板击节拍。简板、三弦、大鼓是随着唱腔变化而变化。演唱的腔调时而音色脆美,时而悠扬委婉,时而凄楚悲凉,时而欢快顺畅,听者如痴如醉。

唱东北大鼓就演员和弦师两个人,一个书鼓、一副简板和一把三弦,摆张桌子就开唱。不受舞台、道具和场地限制,想唱就唱,突出了随时性,传播广泛,在城市和乡村都能表演,分布相对较广。

概括来说,北派简板大鼓的包袱抖得响、声音脆,语言标准、说书讲课合情合理,唱法也透着东北的粗犷豪迈,跟东北人的性格特点天然地合拍。凡要学简板大鼓的人,必先由教师口传心授,并指导学生熟读默背“简板大鼓”的九种腔调,然后练习简板指法。

自创四板绝技

弦子一响、鼓板一敲,一出《观山景》从刘桂荣口中娓娓道来。“这是东北大鼓,咱东三省的当家曲艺!”据刘桂荣介绍,东北大鼓这种曲艺形式,年轻人可能不熟悉,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它的名气比二人转更响亮、对演员的技艺要求更高,是老百姓人人爱好的曲种。2011年被列入省级非遗名录。

“打板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刘桂英说,最开始练的串板,即两块木板,中间用绳串起来,打的时候需要双手配合,一个手打,另一个手的大拇指敲、推、碾、击,而且在打板的同时还要有节拍地迈步,这一练就是三年。1979年,刘桂英开始到茶楼演出。从首次登台开始,这年轻的小姑娘就成了轰动一时的明星。“一是女说书先生少,二是当时我年轻、漂亮。”刘桂英说,当时确实感受到粉丝们的热情。“会打两块板子的有,但会打四块板子的全国就我一人。”刘桂英说,自己在串板的基础上又加了两块,声音变得更好听了,而四块简板就成了自己的绝技,东北乃至全国就她会此绝技。“要在哪演出,一亮演出海报,肯定满员。”

44.jpg      刘桂英的名气吸引了两位重量级人物的关注:一位是刘兰芳。她托人把刘桂英请到鞍山演出。刘桂英8次去鞍山,每次演出4个月,场场爆满,场场叫好;另一位是单田方。那时,单家一包饺子,就让刘桂英去吃。后来,单田方还送给她两本书,扉页上都写着“孝荣有出息。”

55.jpg

酸甜苦辣学艺路

东北大鼓唱出了名气,但不为人知的是,今年59岁的刘桂英却有传奇的学艺成长之路。她出生前父亲因病去世,母亲带着未出生的她嫁给大自己10岁的周长发。“我唱东北大鼓,全是因为我母亲爱听东北大鼓。”刘桂英回忆道,母亲爱听东北大鼓和评书,家里也会时不常地请唱大鼓的班子,自己听得入迷了,还跟着人家学会了很多段子。

跟着草台班子不成系统地学习了点东北大鼓,7岁那年刘桂英便开始登台演出。东北冬天冷得出奇,可无论多冷,演出时也要穿单衣和布鞋,手脚经常被冻坏。因为天太冷,刘桂英用火盆取暖,结果木炭掉到棉裤上,烧出一个洞,大腿被烫起了大泡,直到现在腿上还有一个碗底大的疤。躲不过的不仅是严冬,更可怕的是狼。一次,走在演出的路上,草甸子里的两只狼跟着他们走了四五里路,幸好经过此处的车夫帮他们解了围。那时在周家,姊妹6个,只靠养父一个人挣工分,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衣服是老大穿完老二穿,老二穿完老三捡,轮到刘桂英穿时,只能慢起慢坐,因为衣服有的地方已经糟了,用手一捅就破。

11岁时,刘桂英坚持要去上学,全家口挪肚攒为她凑学费,日子过得更加紧巴,家里连个碎布头都没有。冬天,她连棉衣都穿不上,只好请假蹲在家,所以每个年级她都只能念半个学期。即使这样她执著地自学着东北大鼓。1978年大兴安岭文工团招收学员,18岁的刘桂英被录取了。1979年在茶楼演出的她很受观众欢迎,可她不满足。她了解到说书艺人许长富,拿着两片简板就能说书,声音清脆好听。她决定拜师学艺。寒来暑往,刘桂英刻苦练习,付出超出常人几倍的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年后,她的脸型、唱腔、身段、步伐,以及身上的戏,都同简板合拍。

四十年真情不改

人长得好,大鼓唱得绝,刘桂英在当时人的眼中不亚于现在的当红明星。她情书收了一大堆,却拆都不拆。一是没时间看,二是觉得这些人太轻浮。1979年,在去辽宁演出时,刘桂英重新请了一位三弦师傅,名叫窦云龙。没想到,此人三弦一弹,与刘桂英的唱腔合撤押韵。比刘桂英大9岁的窦云龙,身材魁梧,浓眉大眼,话虽不多却很有大哥样儿。那时,唱大鼓的不在少数,不少同行对刘桂英产生了嫉妒,于是搅局的场面时有发生。一次,刘桂英在台上唱到精彩处,突然一名男子蹿到台上,先抱住她,后拉起她就往外走。窦云龙立即上前,三下五除二便把对方赶走了。窦云龙不仅是刘桂英的保镖,还是她演出的指导老师。每次散场,窦云龙都会对她的表演有一番评价,错了就会毫不客气地指出,并且告诉她应该如何改正,这让刘桂英受益良多。渐渐地,刘桂英离不开了这位三弦搭档,她觉得此人不仅可靠,更是她难得的一位知音。1994年两人登记结婚了。

66.jpg      两个人不仅是事业上的搭档,在生活中也是举案齐眉,共渡难关。结婚三年后,两人正在台上演出,窦云龙突发脑梗,送进了医院。由此,刘桂英的大鼓生涯一度陷入中断。刘桂英成了丈夫的拐杖。每天,她要帮丈夫翻身,扶着他练习走路。从屋里到屋外,虽有几步之遥,可刘桂英拖着丈夫却要走上近半小时。为给丈夫治病,她花光所有的钱,还把房子卖了。深秋,她到田里捡稻子,扎得满脚是血;冬天,她到锅炉房的灰场捡煤核,从灰堆上摔下,扭伤了脚。岁月流逝,40多年来没有改变的是他们的真挚爱情。现在,刘桂英仍旧照顾着经常生病住院的丈夫,出去演出,也会把瘫痪的丈夫带在身边,抬到演出现场。

77.jpg

不计报酬来传承

“社会和家庭的双重原因,后来就很少表演了。”刘桂英说,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东北大鼓开始衰落,但当时她还有不少邀约,到了1997年,听大鼓的少了,丈夫又突发脑梗瘫痪在床,不仅花光家里的积蓄,还需要自己照顾,便无暇顾及演出了。这几年,作为北派简板大鼓的传承人、已经59岁的刘桂英深切地意识到,如果不把这项艺术传承下去,等自己走了,四板绝技就此失传了。不过,幸好有人愿意学。刘桂英说,很早就表示想要收徒却无人愿意学,直到几年前,经过新闻媒体的普及推介,才有了现在的三位徒弟。“王艳娟和马立不需要照顾,只给她们做饭就行了。而小学徒袁韦营刚来的时候十多岁,我还要像妈妈一样给她洗澡、哄她入睡……”即便是这样,刘桂英乐此不疲,用她的话来说“真是喜欢,怕这一身技艺白瞎了。”

88.jpg      2011年,东北大鼓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也为这项艺术带来了新的生机。在非遗保护部门的支持和帮助下,刘桂英多次赴外地学习并进行经验交流,参加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培训班,让她开始逐渐思考起这门古老艺术的新出路。

99.jpg

如今东北北派简板大鼓代表性传承人刘桂英先后深入社区和学校,对社区文艺爱好者和学生进行传授,将自己对东北大鼓的一片痴情倾注到对这项遗产的全力抢救与传承中……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