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旅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崇高矗立于美的表达中——河北梆子现代戏《人民英雄纪念碑》观后走笔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布时间: 2019-06-12 09:52:06 撰稿人:王蕴明 浏览次数:1248

分享:



   

观看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创演的现代戏《人民英雄纪念碑》之后,惊喜的同时,情感的波澜也久久难以平静。作为新中国的第一代红领巾至今已八十老翁的笔者,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早已矗立在心中,解放战争的硝烟、村中兄弟叔伯们牺牲前的身影也时而闪回在脑海里。然而从事戏剧工作半个多世纪的我,却从未想到在有生之年能见到热情讴歌、倾力赞美这一丰碑的剧作,而且是由几位中青年艺术家造就的。编剧王勇,总导演孟冰,导演李杰,主演王英会、王洪玲皆是新中国成立后的新生儿,他们对革命英雄的真挚深情,怎不令人赞佩!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弘扬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终生的宏大主旨,天然地将剧作置身于时代精神的制高点。这些年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关注现实、讴歌英模的戏剧作品屡见舞台,这是十分令人高兴的好气象。然而,一些作品观后不能令人满足,往往只是讲述了一个不够周全的故事,看不到鲜明的人物性格和深刻的心灵轨迹与情感状态,又缺乏引人入胜的舞台呈现。经询问,曰“奉命之作”。“要我写”与“我要写”这是两种思想与情感迥异的境界,很难想象没有作家的情感认同与向往,会有优秀作品产生。王勇同志告诉我:多少年来,他每每路过天安门广场,仰望着高耸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总会引发心中情感的波澜与各种的联想,随着岁月的增长,阅历的积淀,想把对革命前辈的情感冲动展现在舞台上的愿望愈加强烈,于是,《人民英雄纪念碑》这部大作便诞生了。

如同苍莽的昆仑山,千嶂叠翠,万壑竞奔,怎描,怎画?面对凝聚着一百余年来千千万万革命先烈的千秋伟业与浩然英气的纪念碑,从何写起,怎样落笔?在这里,我们再次看到了王勇的睿智与才情:

一是侧笔映主峰的艺术构思。他没有正面去描述先烈们的豪壮场面,而是聚焦于一群为纪念碑采石、雕刻的石匠。伴随着或远或近、或强或弱的铁石击打之声,大幕徐徐开启,抡锤的石老爹与扶钎的孙儿小石头正在聊着关于太阳、云、风与石匠谁强的民间传说,由此展开了最强石匠石老爹一家人的故事:这里是古今闻名的石雕之乡大石村,家家户户、祖祖辈辈以石雕为生,北京紫禁城太和殿的石龙、十三陵的石碑等都出自他们之手,天安门内外两对华表、河北省的赵州桥皆出自先祖之手的石老爹更是镂空浮雕出神入化,世人称绝。以为皇家雕刻为生的石老爹先祖与张家却因争抢雕凿卢沟桥石狮子而世代相仇。石老爹的长子石富与张家之女玉琴因共同的理想追求而相携奔赴抗日前线,并在战火中相恋,十几年未回家乡。次子石贵夫妇也因解放战争支前而牺牲。新中国诞生了,大石村的人们听说中央派军代表要到村中挑选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能工巧匠而欢呼雀跃,岂料,来到村中的军代表正是石老爹未过门的儿媳妇张玉琴。如何化解石老爹心中十几年的心结和石、张两家的世代积怨,组织大石村的能工巧匠们为雕凿人民英雄纪念碑,情理相融、循序道来,微中见著的剧情发展如同清溪奔江海,自然天成。纪念碑凝聚和象征着中国百年来的革命历史和亿万英烈的丰功伟绩,通过石老爹一家人的命运跌宕和情感轨迹,透射出英雄来自人民、人民铭记英雄、人民创造历史的时代主题。

二是以韵文讲故事的文学表达。戏曲的美学本质是诗,故称剧诗,它要求以简代繁、以少胜多、理寓情中,要求以韵文的唱段推进情节、表达人物的心态与情感,这既是为强化作品的抒情性与感染力,也为演员施展演唱才华提供文学依托。当今许多戏曲现代戏都缺乏艺术感染力,其原因之一便是与话剧加唱的文本样式有关。该剧由大幕开启有节律的铁石击打声始直到最后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矗立在天幕上止,始终处于诗的韵律之中,以韵文状述着人物的心态情貌、故事的前因后果及情节的起承转合。剧中戏核是第三场与第五场,第三场是玉琴第一次拜访石老爹,化解两辈人十几年积下的心结;第五场是玉琴第二次拜访石老爹,阐明请他参加雕刻人民英雄纪念碑的世间大义。两场戏以抒情始抒情终,寓理于情,大段情满意浓的唱词叩动人物的心扉。剧中核心人物石老爹和玉琴的人物性格、心态情貌、精神境界也都在二人抒情中清晰着、确立着。王勇擅长新诗,以往的一些剧作的唱词,往往突破剧种声腔格律,自由抒发其飞扬之诗情,而该剧的唱词既“循规蹈矩”又诗意飞扬、雅俗共赏,足见其技艺之精进。全剧文本精炼简洁,为导表演提供了足够的空间。

导演统筹全剧,营造了粗犷、厚朴、凝重、开阔的舞台景观,场面疏朗灵动,简繁得体,叙事简而明,抒情沉得下、展得开,力求尽意尽情。在给主演留足叙事抒情空间的同时,亦为群众演员铺排出光彩的场面。如第四场,通过群众演员的跳、跃、翻、跌的各种舞蹈动作,既以虚代实地展现了众石匠捏、镂、剔、雕的技艺和所雕庙宇宫殿、石阙祭坛、飞禽走兽、凉亭喷泉等万千景象,又展示了戏曲武功技能,增强了戏剧的观赏性。

河北梆子自秦腔演化而独具艺术个性,在河北、北京、天津等地艺术家的创新中又渐呈不尽相同的艺术特色。该剧的主演——中年表演艺术家王英会、王洪玲皆来自河北,高亢激越是他们声腔的本色,在该剧创演中尽收京、冀之精粹,对人物性格的把握、情感心态流动体现得细腻准确,对声腔的高亢与深沉、激越与舒缓处理得恰如其分。唱腔音乐设计姬君超、李石条、朱维英是京、津、冀梆子声腔音乐资深通才。在编、导、演、音、美通力合作下,营造了见事见人、叙事抒情、寓理于情、彰显戏曲美学理念的亮丽场景。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