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一戏一评:话剧《情系双龙湾》

来源:省艺术研究院 发布时间: 2018-11-21 16:15:31 撰稿人:整理省艺术研究院 王 巍 摄影:省艺术研究院 徐崔巍 浏览次数:1512

分享:



   







剧情简介: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是我党在党的十九大上的庄严承诺。本剧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驻村扶贫的典型事迹为蓝本,讲述了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宋汉涛、队员李如歌、方明一行三人在驻村工作期间经历的一段人生故事。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役中,不仅是党的扶贫政策与贫穷之间的博弈,更是各级扶贫干部和基层组织与百姓思想认识之间的艰难磨合。剧中有重情重义、替政府担担子的古稀老人六婶,也有念党恩、报党恩的脱贫典型柳大爷。当然更有伺机钻政策空子、嗜酒懒惰的管胜利;还有看似蛮横霸道却又有情有义的“屯大爷”丁大头。驻村干部们以村为家,深入了解每一个贫困户致贫的原因。以亲人的名义,用人间大爱,把党的扶贫救助政策不折不扣地宣传、落实到了贫困户的家中。建企业、跑项目、战胜了一个又一个棘手的困难,把泪水和汗水洒在了他们热爱的双龙湾村。最终不仅让贫困的人们在经济上彻底脱贫,也重新燃起了他们对生活的希望......
  谭博(省艺术研究院院长、国家一级编剧):这是一部非常质朴的扶贫题材的话剧,比较真实,对现实生活反映得很好。贫困农村的现状、扶贫干部的酸甜苦辣在这部戏里都得到了较充分展现,很多戏剧场面令观众非常感动。两位年轻导演都是本团自己的,让人特别高兴,因为现在我省的导演特别是年轻导演稀缺。齐齐哈尔话剧团是很成熟的专业剧团,这次基本用的是年轻演职人员,能把这部戏非常完整地立在舞台,我觉得从这方面来讲应该祝贺,你们又取得了一个新的进步和成绩。期待我们年轻的导演更快地成熟起来,有更好的剧目带给我们。这部戏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还是很好的,从宣传的角度看这个戏是合格的,但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品来看,要在艺术性上再加强,观赏性上还有更大的发挥空间。从艺术性的角度谈一点个人的想法。戏很质朴地反映了生活的真实,但在艺术的升华上还要加一把劲。剧中许多人物、情节包括人物的思想都是外给的,男主人公一上场就给了他一个外在的动机,但他自己的心理动机是什么?他的戏剧动机是什么?这点表现得不足,要强化。用报幕人这种手段便于叙述和抒情,但人物的跳出跳入会把观众从戏里引出来,影响欣赏。戏剧人物讲究来龙去脉,人物要有前史。田书记到后半场才出现,他的戏又很重,之前还没有什么交代,这个人物的设定就有问题。戏里很多应该由主人公解决的问题是靠田书记来解决的,这就削弱了对主人公人物的塑造。所以在人物定位和人物关系设定上,下一步修改加工时要重新有所考虑。剧中的核心事件还不够。核心事件并不是由一个一个的事组成,一定要对人物有深刻影响,能够激发矛盾、引发冲突,最后形成戏剧的危机,让主人公处于一个绝境,在一场最大的冲突爆发后产生戏剧高潮,使人物性格能够集中、突出地体现出来。这部戏矛盾冲突的递进不足,影响了戏剧高潮的产生。把要通过艺术形式、艺术手段表现的思想主题,外化成了报幕员这种表达就太外在了,会极大地削弱这部剧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还有几个人物的设定,比如说六婶和她的儿子,表演上稍显稚嫩,舞台人物年龄感不足,二人的年龄反差太大,希望下一步进行适当的处理。这部戏真实地反映了当下扶贫的矛盾和困难,但如何通过这些把人物性格更深刻地挖掘出来?主人公妻子来的作用并不强,这个人物后来也没有关照。希望把人物关系再好好捋捋,把核心事件再强化一下,把人物再深入挖掘。总体来讲,这是有基础、很好的一部戏,完全可以下基层进行演出,与基层老百姓形成良好的观演关系,能达到寓教于乐的作用,真正把党的扶贫政策深入宣传到基层。
  高云程(省歌舞剧院原院长、国家一级演员)这个戏类似一部行业戏,写了扶贫干部在农村艰苦工作的一些事。从整体看是写真人真事,宣传党的扶贫政策,做得很认真,演员演得很好。但我觉得有几点:第一,场景、灯光切换得太频繁,一个事就一切换,说几句话就切换,显得太碎。第二,这部戏写主人公扶贫,但给人的感觉是这个屯并不太贫困,扶贫队长来做的工作不突出,比如说劝懒汉胜利不喝酒、给他找媳妇、帮他盖房子,这些事并不能让这个屯子富起来,也脱不了贫,都是暂时的。能不能找一个合适的产业项目,让这个屯将来富起来,从这点下手来设立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还有,胜利找了媳妇,媳妇说她哥在城里当包工头,让胜利去打工,人都要走了,扶贫就没意义了。因为扶贫是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呼唤贫困户去努力脱贫,不能劝他走,要让他在当地发挥作用,并成为致富的典型,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引龙入宫、引凤入巢,这样可能更有感染力。
  高长顺(黑龙江艺术职业学院原院长、国家一级编剧):齐齐哈尔话剧团是我们省实力比较强的话剧团,今天这台戏总体感觉是非常不错的,尤其是在比较短的时间内能够排演出来,非常不容易。首先,这部戏的剧本不错,有很好的基础。这类戏不容易写,不容易演,剧本之所以好就是非常生活化,非常真实,贴近扶贫的实际,事件选得也比较准确。第二,剧本的矛盾线索比较清晰。特别是针对酒鬼管胜利的扶贫,在这个过程中,从监督戒酒、两亩地的矛盾、到帮他盖房子、娶媳妇,这个矛盾线索始终是在发展着、延续着,不是一件事、一个矛盾提出来了就此而止,符合戏剧的一般规律。所以这个剧本能够立得住,主人公的事件能立得住,矛盾线索能立得住,主题也比较好。现在存在几个问题:第一是应该去政治化。不是说不讲政治,精准扶贫是国家的大政策,是个大主题,应该大力宣传,但是这毕竟是一部艺术作品,不是报告,怎么能够把政治化的一些东西,包括开场、结尾、中间舞台设置的标语去掉,更贴近生活实际,那样这部戏会更有分量。有一场戏,田书记和队长、队员开会,一点戏剧动作没有,太干巴了,演员演不下去,观众也看不下去。更生活、去政治化的前提是要更好地通过戏剧这种艺术样式来宣传党的政策。另外,过场人物太多,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像队长的媳妇、田书记、包括管胜利的媳妇,没有交代、没有伏笔,就是一个过场,没有大意义。现在,矛盾的主线比较突出,也有一些矛盾的复线,但这个复线好像和主线一点纠葛也没有。人物设置得还没有真正进入到本戏的核心领域去,六婶的作用是什么?残疾孤儿起到什么作用?让人看不太清楚。其他几个人物的设置有没有必要,我们要再进行思考。一定要让这部戏非常精致,每一个人物的设置都非常合理,这样会显得戏非常集中、非常严谨。可以看出现在这部戏磨合得还不够,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进行艺术化的处理。总之,这是一部基础很好、非常好的戏。
  费守疆(原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国家一级编剧):这部戏是年轻的作者、年轻的导演,一支年轻的队伍共同创作的,我感觉这部戏、这场演出是很成功的。创作时间只有两个月,但各艺术环节是很严肃认真的。第一感觉是清新。正因为年轻,这支队伍从表演风格、舞台透露出来的气息、气场,就有一种清新之风扑面而来,这种气场和正能量,给我们传达的东西本身就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本身就是感染力。戏剧允许各种艺术样式和风格的存在,不可能用一个尺去量所有的艺术作品。第二是清晰。这部戏从纵和横这两个方面,“纵”是指情节的线,当然现在是太繁琐多了一点;“横”就是几个单元,都非常清晰。两个月的时间,而且是年轻的主创队伍和演出队伍,应该说在驾驭能力上展示出了一定的实力,非常好。还有两个字叫“清澈”。就是从作者本身的选材、在舞台上的呈现,包括人物的塑造,都是清澈见底的,不复杂,给予我们的是非常清澈的创作者的这种心地,通过人物的塑造展现出来了。我觉得关于农村的这种新面貌,农民的这种新的精神风貌,都表现出来了。选择的一些细节和人物形象很贴近生活,是从生活中来的,没有去刻意夸大各种负面。我总觉得农村戏应该对农民负责任,它的观众不仅仅是农民,应该是全社会,所以农民的形象在我们舞台上应该有一个正面的形象。这部戏中管胜利这个人物,他开场到结尾的命运变化,生活态度的变化,甚至包括他的服饰变化,这种变化我们常说就是人物的命运。这种用人物命运来阐释主题,完全符合戏剧规律。我感觉这部剧很亲切,一是创作者、演出团队把这种真挚的感情注入进去了,我看到了大家的这种投入。只有你将心注入,观众才能和你心灵相通,然后才能动真情。下一步如果继续精加工的话,第一是剪头绪的问题。现在线索还是稍多了一点,线索多了有时候笔墨易分散,笔墨分散在人物内心刻画上就肯定就会缺少空间。有很多好的点,结果点到为止,没有挖细。比如说雨,剧中主人公对雨的解读变了,原来他是旁观者观景,甚至写诗,但是现在他看到雨想到的是农民的命运,想到能不能丰收,这不是一个质变吗?但是却一带而过了。所以要把头绪剪掉一些,把笔墨集中在几个点、几条线上,让人物更加丰满,情节更加动人。还有关于动情点的问题。有一个人物设置得挺好,生活中也确实有,就是六婶这个人物。她面对的是生命最后的时刻,还有托孤,这样的细节应该给它放大,现在照应得就比较少了。所以整个看这个作品,它既是写实的,同时也是写意的,包括结尾满山的红杜鹃,很浪漫,非常好。而且是悲和喜在一幅画面上--这边是新婚时的喜庆,那边是一个坐轮椅的老人行将和生命告别,把自己抚养的孤儿竟然托付给了扶贫工作队,这是最好的用形象诠释主题的画面,充满了诗意和浪漫的气息,我觉得都非常好,很多情节都让我感觉很亲切,展示得非常成功,祝贺!
  王明喜(省艺术研究院原院长、国家一级作曲):这部戏的选题我认为是好的,这支年轻的队伍从导演、编剧全是我们自己的,不是外请的,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克服了很多困难,今天能把它展现在舞台上,几乎没有漏洞,演员的功力都能看得出来,表演都很到位,这是一部好戏。有几点建议。第一可以在语言上增加点趣味性。剧是让人看的,不是报告,要通过艺术形式让观众坐得住,这是我们剧的第一个目标。无论是编剧还是导演要考虑对这么好的题材再深度挖掘,在人物个性的刻画上,能不能让再鲜明一点,这样可能就给演员带来一种表演的空间。这里有典型人物,像残疾小孩也好,六婶也好,包括大头,很多戏如果笔墨稍微抹得再重一点,那是很好的戏,但现在到了戏的地方却停了,没有戏的地方又把它写得那么长。在一个框架结构里,在哪抹这一笔,还没有找到重点。现在一台戏里能够立得住,给我印象深的就是管胜利,他从酗酒到最后娶了媳妇,如果压准这条线,可挖掘的东西还有很多。这个扶贫队长也好、工作队也好,到了乡下以后,感觉并没有做什么事,没有那么高大,因为如果你的对象没有事件的话,他的高大是立不起来的,一定选出几个事件来,他做到那个高度以后,人物形象就会立体起来。现在选材非常好,而且选择的事件有一个优点我是赞成的,就是没有高大上,都是从农村实实在在的小事来,我们要让小事具体化一点。这个戏在感情线上笔墨轻了,其实能找出好几个地方让人掉眼泪,但是在情感上没有深挖。这部戏和其他话剧有区别就是因为这些年轻人,年轻人的形态、心理我们这个岁数可能不理解,但我赞赏,因为他有突破。希望所有的创作人员扬长避短,继续打磨推进,将来它的前景肯定是非常好的,而且我们还有潜力能把它做得更好。感谢团队带来的好戏!
  王艳君(黑龙江艺术职业学院戏剧影视系主任、国家一级导演):我非常喜欢这个作品。首先我觉得它非常生活,它的内容非常真实,它的情节入情入理,我看到了三位驻村干部非常真实的,它让我相信。比如说工作队的方明去了懒汉胜利家,队长到了大头家,他们都能实实在在、扎扎实实地走进村里,俯下身子做了很多很具体的事情,我觉得它感染了我,也是一种享受。这三个人物都是很鲜活、很真实的,不是说三个扶贫干部就是拧成一股绳去对待老百姓,他们之间也有矛盾也有冲突,也有思想上有时候不和谐的地方,那么他们出现了问题,比如方明走了以后谁去拦他,他怎么解决、他怎么回来,他最后怎么留下,我觉得那笔用得非常巧。方明在回去的路上,如果不用女队员的旁白来揭示他的心理,他作为扶贫干部自身有一个觉悟有一个意识就更好。这里编剧用得很巧妙,用人情,六婶出现了还有饺子,它感化了你,还有柳大爷,我觉得设定的这些事情很好,最后方明才觉得我不能走,一定要留下来。村里那么多老百姓,六婶就是一个典型,她自己很贫困、很穷苦,但她那么善良,她又在拯救一个无亲无故的孩子,我被这个人物的精神所感动,其实我们生活当中有那么多朴朴实实的百姓是值得写和歌颂的。还有柳大爷发自内心的对党的感谢,这些点我都看到了,也很受感动。这部剧舞台呈现很清新,没有过多复杂的、特别形式大于内容的设计,很流畅。就是宋队长的妻子来了,这一块处理上有点简单化了。很多点都非常的好,现在还是有些简单。在戏剧表现手段上、在节奏上再加强,该强调的地方强调,该淡的地方淡就更好了,深度就有了。现在我们这部戏的主题已经非常明确了,不要刻意强化什么概念、思想,让观众去悟、去感受,这样会有更意外的效果。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