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化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人性的挖掘与人民性的突显——评豫剧《皇家驿站》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布时间: 2018-09-14 13:43:42 撰稿人:徐芳芳 浏览次数:1679

分享:



   

河南驻马店豫剧团创演的新编历史剧《皇家驿站》(编剧陈涌泉等,导演张平),日前在京参加“中国豫剧优秀剧目北京展演月”演出。故事讲述了皇帝宠妃万贵妃为保自己的地位,与太监汪执密谋,用堕胎药对怀孕的嫔妃大开杀戒。看守内藏库的宫女纪瑶与明宪宗偶遇后怀孕,太监张敏、驻马驿驿丞郑方、郑妻以及乐山父老同心协力保护纪瑶母子。该剧跳出后宫争风吃醋、钩心斗角的既定思维,俯瞰了人性的狞厉与壮美。
  一、对人性的冷静思考。
  其中,丧子之痛使万贵妃的内心失去了平衡,加上皇宫母凭子贵的铁血律条加剧了万贵妃的内心失衡,共同扭曲了万贵妃的人性。其令人发指的行为,归根结底还在于贪婪欲望招致的极度扭曲的人性。同样,太监汪执也是如此,他贴近君王,泛滥的欲望与太监身份使他人性畸变,最终成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相反,同样为太监的张敏对明宪宗无限忠诚,自觉肩负起保护纪瑶及皇嗣的责任,成为君王的第三只眼,监护着寄养民间的龙子。
  扭曲分裂的人性是诱发悲剧的根源。在尔虞我诈的皇宫和永不平静的后宫,剧作家陈涌泉、周明理、徐则挺抛开权力、地位、金钱、美貌的套路,揭开悲剧发生的根源——扭曲的人性。
  二、对人民的讴歌与赞扬。
  人民性是反映人民大众的思想、感情、愿望和利益的一种特性。关注下层百姓的生存状态,反映人民的精神诉求,是陈涌泉创作的一贯宗旨。他创作的剧目《程婴救孤》《风雨故园》《阿Q与孔乙己》《都市阳光》《李香君》等,均体现出鲜明的人民性。在《皇家驿站》中,剧中郑方、郑妻、晴儿、乐山脚下的乡亲们,他们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却努力发光发热,济困扶危,有着积极向善的健康心理。如热心肠的郑妻听到了纪瑶等三人的谈话内容,当即决定要冒险营救纪瑶二位。“老娘我生就直脾气,一生爱打抱不平。这事儿既然我碰上,不管良心不安宁!”汪执为了起兵造反,来到驻马驿。郑方不惧汪执的淫威,“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是不跪乱臣贼子。”明宪宗御驾亲征,见到龙子,加封犒赏郑方。郑方却拒绝接受京城的荣华富贵,宁愿守在亡妻身旁。
  在冷血、残酷的宫廷之外,见义勇为、舍己为人的自觉行为体现出下层百姓对生命的敬畏,闪烁着人性的光辉。该剧体现出剧作家对普通民众内心的善良和正义的彰显与发掘。纪瑶的贴身侍女晴儿,无论是对主人,还是对郑方夫妇,都做到了有情有义、有责任担当。此外,以营救落水龙儿的大牛为代表的乐山父老,他们虽为庄户白丁,却有着可贵的纯朴与善良,保留着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与信任。
  三、对艺术性的再度思考。
  其一,《皇家驿站》语言风趣幽默,通俗朴实,还原了戏曲艺术的通俗性与草根性。语言风格既符合下层人物的身份和性格,观众也乐于接受。戏曲是一种最通俗、最接地气的民间娱乐方式。因此,草根性是其发展的永恒定律。同时,用观众喜闻乐见的语言,也是讲好中国故事和弘扬传统戏曲的不二之选。
  其二,情节发展遵循起承转合的规律,剧情紧凑,篇幅不长。观众的审美力和接受力在短短两个小时内都是有限的。因此,剧本篇幅的长短和剧情的展开都要尊重观众的审美限度。晚近兴起的折子戏如此受观众青睐,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戏曲演出时间与观众审美忍受力的一致性。这些均是剧作家对戏剧艺术形式、观众审美接受等问题反复思考的结果。
  其三,在善与恶的尖锐对峙之外,该剧不失时机地闪现着令人心醉的诗意。纪瑶出场时抱琵琶自弹自唱陶醉了路过此地的明宪宗;太子在桑林成长的过程充满凶险,其居住环境却充满诗意。“春花报春春来早,夏莲出水花儿姣。秋桂飘香路人醉,冬梅傲雪枝长高。花儿怎比女儿俏,巧手织得彩霞飘。”面对汪执的严刑逼供和诘问,就连晴儿的回答都充满了诗情画意:“他在那洪汝河边看水淌,他在那乡村田野沐春光。他在那桑林里面听鸟唱,他在那学堂之上书声琅。”该剧具有草根与诗意的双重特征,能让观众感受到正义和良知的诗性存在,也能让观众看到在正义与邪恶较量中的诗意追寻。

相关新闻

网站帮助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负责声明 隐私声明